欧阳凌泽

为瑶妹填词
天知道我为了“我本将心向明月”这一句经历了什么……
敛芳尊你看我啊你看我一眼啊!

PS:难平:为什么要怨我???

摊上作死无止境的欧皇主人hsb你还好吗:

又把宰执天下捡起来了......这已经是弃了两次之后第三次开始了吧=L=目前300+章,感觉......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石越......
怎么说呢,石越和韩冈差不多是人性的两个极端了吧。石越几乎像个圣人,这个人简直无欲无求,妄图以一人之力逆转整个历史,而他也必然会因此粉身碎骨,这一点他自己也清楚。但就像他那句箴语一样,"虽九死其犹未悔",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理想主义者,想要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,想要拯救能够拯救的人,想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即使明知一定会坠入深渊,但只要有一丝希望,他都会去做。倘若重来一次,我相信他还会做出相同的选择。
而韩冈却又,怎么说呢,太现实了。他知道一人之力无法对抗历史的惯性,所以他根本不去做。就我看到的这些,他因为知道西夏国运未完所以戳在一边看韩绛笑话,因为不熟所以坐视吴奎蒙冤入狱导致广锐军叛变,因为功劳可能被抢所以坚决不去试图提前火炮的出现......我看到这才明白,自己前两次究竟为什么弃文。这些事情石越都不会做。石越的话,会冒着把自己打成神棍的危险预警旱灾,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为被西夏俘虏没能自尽的将领说话,把兵器监分出去甚至落到吕惠卿手上,这么一个人。回到韩冈,说句刻薄的,他完全就是在那一千年来东西方后人的智慧成果,来为自己谋取利益。对我有利好说,对我不利、甚至只是别人会分走一部分自己的利益的,一概打入冷宫——不管对于这个国家是否重要。
完全不在一个格局啊。
怎么说呢,比起现实的凡人,我果然还是更喜欢悲剧的圣人。

我的大学果然很美,我竟现在才发觉